巫洛

园医<光>

阡霖笔记本:

#意识流
#伪日记
#ooc预警


<1>


神说,要有光。


于是就有了太阳和月亮。


<2>


“您好,我叫艾米丽·黛儿,是个医生。”


初来乍到,我希望能在这个游戏里找一个自己靠得住的人。


走过装饰华丽的大厅,我打开了一扇门,沉重的木质门后面是什么,我不知道,但是我打开了它,就像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


“我……我叫艾玛·伍兹,是园丁。”


在门后犹豫站立着一个女孩子,我想这就是缘分,我不知道门后面会是什么,但是上天眷顾了我,他送给我一个看起来朴实而又友善的小女孩。


深交,她是你可以把握的稻草。


心里有什么人这样咆哮着,于是我也就这么做了,面上挂起笑意,我尽量用平淡的语气和她说话。


“……只是懂一些专业知识而已。”


这个时候来了个男人,显然伍兹小姐方才的犹豫就是来源于这个男人,他慌慌张张的,明显有什么故事。


事实上这里所有的人都有故事,包括我。


“伍兹小姐,你可以把我带到我的卧室么。”


她点点头,那个男人跑走了,不懂得掩饰自己情绪的猎人是捕捉不到猎物的,我抿唇,在和伍兹小姐分开的时候勉强微笑。


“……您要小心点……如果您是有什么特别爱好的话我是不会制止你的。”


她点点头,如果放在外面,伍兹小姐应该是个朴实的好姑娘。



我想,我们可以做朋友。


多关注她一会儿吧。


<3>


幼年的时候母亲曾经给我讲过一个故事。


“能够填满房屋的的东西,是什么呢。”


我猜不出来,于是她指指天空。


“是光啊。”


可是,有光不就会有阴暗么。
在光明的背面,黑暗会如同藤蔓滋生,所以房屋永远不会被填满……


因此,我们要假装阴影不存在,它们只存在人心,不是么?


<4>


艾玛·伍兹在我面前摔倒了,她受伤了。我可以看到她眼睛中的惊恐,我们的心脏跳动的快极了,我用余光可以看到有红光在墙壁另一面闪烁,像是来自地狱的眼睛小心翼翼的探寻着我们的踪影。


“嘘……”


我把手中的镇静剂递给了她,小小的针筒尚且带着我的余温,这东西的使用方法我早就教授给了周围所有人,我相信她会使用。


“门在那边,奈布先生也在,他会帮助你。”


作为上等人,我厌恶翻窗或者奔跑,可是当周围浓雾渐渐靠近我却凝聚起了莫名的勇气。我记得,军工厂的旁边有几扇窗子,足够我来拖延时间。


“艾米丽……”


“你是我的病人。”


这样冠冕堂皇的话居然也能被我说出口,我不知道该是嘲笑自己的愚蠢还是怎么,这样的游戏考验的就是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如果我不对他们抱有希望的话,那么这场游戏,我肯定会输掉。


呵。


没有信任,那就创造信任。


<5>


“我要活下去,我要活下去,我要活下去……”


<6>


今天“慈善家”又来纠缠伍兹小姐,所以她来到了我的房间里坐着。“纠缠”一词也许有点过分。但是我想不到任何合适的词语了。长时间处在恐惧的大脑已经冷静不下来,我只要闭上眼,耳边就是心脏的爆裂声。


我假装同情安慰了她几句,说如果感到害怕的话随时可以来找我。


“艾米丽小姐,你没事吧。”


艾玛·伍兹站在我的旁边,满怀关心的看着我,我甚至觉得她没有听到我刚才的安慰,我不过是轻轻按了按左手的脉搏,或者轻轻的眨了下眼睛——人在痛苦的时候总有那么一两个自己也察觉不到的习惯。我这才发觉我和她之间距离近的我可以清楚的闻到她身上那种来自后花园中花粉和泥土的混合气味——并不刺鼻,也不好闻。



我轻轻扶头,用大拇指按摩太阳穴,这样的方法据说可以缓解头痛,在下一局游戏开始之前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是现在就尽量的种下“种子”好了。


“没事,只是头疼。”



小家伙给我拿来了一杯热水,里面漂浮着几片叶子,看样子应该是她自己在花园中种植而出的茶叶,对于她来说应该是相当珍贵的东西。


“谢谢。”


这可能是我最近说的唯一一句真心话,于是小姑娘开心的笑了,绯红的脸看起来可爱了不少。


她说:“你开心就好。”


<7>


捕猎准则。


假装温和,假装友善,假装开朗,假装有趣,假装喜欢。


“我可以摸摸你的脖子么?”


直到对方不再拒绝你的抚摸,直到对方习惯你的存在,直到对方将你当做身体的一部分。


然后……


剥皮,抽筋,尽情享用吧。


<8>


头痛欲裂。


我再一次醒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笼罩在了一层黑暗中,当我真正的适应了眼前的一切,我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在自己的房间。


“艾米丽……”


“我的天使……我的良药。”


我看到艾玛·伍兹站在这个房间唯一的窗户那里,她的影子投在了整间屋子里,将我完全的笼罩。我的四肢完全无法动弹,就像是被麻痹了一样,我清楚,这种药效,只要将花园中那种奇特的植物泡在水中稀释就能出现。


该死。


“艾米丽,我爱你哦。”


“就这样,陪着我吧。”

评论

热度(150)